援疆教師孔德琴:帶著“春天”進和田

來源:統戰部 作者:楊諾 陳真 陳璐 陶陶 陶榮林 審核:方川 上傳:陶陶 審定發布:王宗斌

  

她站在和田市第五小學的講臺上,聲音時高時低,仿佛山間的清泉緩緩流過。

“一棵樹,為什么是‘棵’呢?‘木’就是樹,凡是這個偏旁的字,都跟‘樹木’有關聯 ……”她繪聲繪色地向援疆團的學生講解著教學中的技巧,簡單幾句話就勾勒出文字豐富的內涵。

她穿著樸素,語調溫婉,笑起來眼睛彎彎,明亮又溫暖,一種親切的感覺顯露于舉手投足間。

她叫孔德琴,是淮南師范學院漢語言文學系副教授、九三學社淮南師范學院支社副主委。而如今,她又有了另外一個特殊的身份——援疆支教帶隊教師。

  

盡心盡力,知識援疆送春風

2019年春天,在和田。”42日,孔德琴在微信朋友圈中發布一則動態。那段時間,她和96名學生一起,踏上了新一輪的援疆支教征程。

“孔老師總是奔波在每一所支教學校,有時連節假日都不能休息。”這是學生們對于孔德琴最真切的反饋。

周一至周五,孔德琴每天都會去支教學校聽課,然后回到住處整理資料,一張張查看學生提交的工作總結,分析管理工作情況和對策,對每一項工作都要求盡善盡美。

“想去和田主要是出于對和田地區教學現狀的考慮,這邊確實需要大批國語教師。”和田地區執行全面國語教學還不到兩年,作為從事漢語言教學和研究的教師,孔德琴希望運用專業知識,在支教學校的國語教學中發揮一定的指導作用。“我每周要把每所學校都要巡看一遍,聽完一節課,評一節課,現場指導,尋找切實有效的方法,及時解決教學中遇到的問題,和學生們共同進步。”

周末休息時間,孔德琴也并不得閑——召集各個支教學校的學生負責人開會、進行集中教學輔導……而在談到日常的工作、生活安排時,她卻云淡風輕,仿佛“三點一線”生活著的不是自己。

“孔德琴教授自3月初到和田以來,對每一位支教學生都精心指導,很多學生的教學技能進步很快。”援疆支教臨時黨支部書記武以海提到自己的這位同事時贊不絕口,“積極熱心,工作成效顯著,受援學校都對她表示高度贊譽。”

而九三學社師院支社主委許馨也表示:“自學校開展援疆支教工作以來,九三學社師院支社先后有祝亞峰、孔德琴兩位教師參加援疆支教,他們積極投身對口支援、服務國家整體戰略;立足本職本責,創新工作方式應對困難和挑戰,全力以赴完成援疆支教任務,展現了九三學社社員的優良形象。”

“教育者,非為已往,非為現在,而專為將來。”孔德琴深深地領會這一點,她從內心期待著自己的盡心盡力能夠為和田孩子們的未來、為和田地區的未來播下種子,送去春風。

  

身處異鄉,關懷備至顯深情

421日星期天,支教學生彭劍霞來到新疆一月有余,但這一天卻是個特殊的日子。那天中午,她和一些同學一起來到了孔德琴在和田的“家”,那是和田教育局為援疆教師安排的宿舍。

孔德琴的家不大,屋內大小物品被排放得整整齊齊、依次排開,整潔明亮。桌上放著一個記事本,上面密密麻麻地記錄著文學知識、日程安排、購物清單……一進門,彭建霞便看見孔德琴在小廚房里旁忙得不亦樂乎。

學生們趕忙上前幫老師打打下手。等到菜擺滿桌,孔德琴招呼著讓他們趕快坐下:“你們先吃著,一會都涼了,還有兩道菜呢,我再去炒。”

“夠啦,夠啦,老師您快過來和我們一起吃!”

“不多不多,你們來到新疆那么長時間,都想念家里的飯菜吧,老師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你們口味……”

茶余飯后,孔德琴和同學們嘮起了家常,向同學們分享著在這里的所見所聞,熱切地詢問著學生們教學方面的困難。

彭劍霞說:“每當回想這件事,仍是無比地感動,這種感動不僅源于老師對我們的關懷,更是像母親一樣的照顧。”

情暖和田,一舉一動是真心

她如良師一般鼓勵著和田的孩子。

“同學,你聽不太懂普通話嗎?老師慢慢講給你聽。”

在和田一所中學聽課時,孔德琴觀察到,一個坐在后排的男生沒有開口讀詞語。“你今年多大啦?”她彎下腰,半蹲在男生旁邊問道。男生說不清,害羞地把學生證拿出來給她看,孔德琴摟住他的肩膀,她在之前就得知,新疆的學生,年紀越大,國語水平就越差,“如果在漢族的話,你的生肖屬龍,在中華傳說中是很厲害的神獸。”她在手機中翻出龍的圖片,男生看到后開心地摟住她的手臂。孔德琴看著這個剛認識自己就充滿善意的孩子,眼睛流露出溫暖的光芒。

她像母親一樣呵護著和田的孩子。

在孔德琴住處邊有一條水渠。天快黑時,忙碌一天的孔德琴剛走出房間,就看到有四個孩子站在水里,準備蹚水。孔德琴慌忙大聲喝止,讓他們上來穿好鞋子,后才知道,他們的家都在水渠對面,因為天要黑了,只有蹚水才能盡快到家。為了保障孩子們的安全,孔德琴不顧疲倦,繞了很遠的路,終于把他們送到村口。

真情的力量可以直達人心,孔德琴幸福地回憶道:“天黑了,孩子們走著走著就拉住我的手,他們那種像對母親一樣的依偎,讓我深受觸動。”

  

心懷赤誠,漫漫長路也豪情

援疆是一種使命,是一種責任,更是一種情懷。

沒有明媚的陽光,沒有漫野的花香,黃沙彌漫,風起處遮天迷地,灰黃常是和田春天的顏色。由于天氣干燥,環境惡劣,身體經常會出現不適,可是孔德琴卻認為這里的春天是那么的美麗。

“我從不后悔來到這兒。”孔德琴愈加堅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,“無論是對于我個人,還是對于和田的這些孩子來說,都是一件珍貴而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“人隔千里路悠悠,未曾遙問星已愁,請明月帶問候……”

 每當孔德琴思念家人時,一曲《明月千里寄相思》總會縈繞在她耳畔。父母在,不遠游,可是此去援疆,路遙山高水長,對于孔德琴來說,在心中始終放不下的就是父母。

“父母身體年邁,身為子女卻不能陪伴左右,這是我在外最大的牽掛。空閑時,我就會往家里打電話。”孔德琴翻看和母親的合照,“有時會草草地結束對話,擔心一不小心就會把思念的情緒泄露出來,惹得家人擔心自己。”她細細端詳著照片,一層瑩瑩薄霧蒙住了瞳孔。

“對于我而言,來到邊疆才真正地感受到祖國的發展對邊疆人民的意義,教育對于民族團結的意義!”孔德琴滿懷著熱情地說道。

遠處的昆侖山蒙上輕柔的白色紗巾,屹立在戈壁的胡楊林享受著沙石的摩挲,近處的鳥兒興奮異常,撲騰著揮動翅膀,和田的“春天”真美。

  

 


 
亿电竞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